作为难免恶趣味的凡夫,虽然不追剧,因为总有朋友兴奋地推荐,竟然也看了不少。但最近有一篇文章引起了我的注意,其作者洋洋自得地说,“我们嗤之以鼻,认为肤浅无聊幼稚的那些国产古装玄幻、穿越、虐恋、表情包、抠像剧,有很多洋粉丝呢……而且都是脑残粉级别的”云云。

然而,“洋脑残粉”难道就其脑残程度来说,会比国产的高大上一些吗?

当然不会。

如果竟以为这是“为国争光”的事情,智商就更低一等了。不过,这个现象也说明了另外一个问题:即便是像电视剧集这样的快餐文化,依旧会产生很大的文化视差。对于从来不知道《金瓶梅》、《红楼梦》究竟好在哪里的洋人来说,抽空了思想、历史、文化的信息符码,只剩下最简单、最漫画式的故事情节、人物关系的剧集确实明白得多,并且剧中人物的形象也非常符合他们对中国风的期待。

同样,我们看洋剧,也不免会有文化上的视差。尽管我们可能学过多年外文,饱读外国文学名著,甚至竟然还拿下了外国哲学学位,我们的“看”和他们的“看”也还是不一样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看”毫无意义,相反,这种差别恰恰正是意义所在。

早年间,我们看巴西剧、墨西哥剧都能万人空巷,连《神探亨特》这种三流肥皂剧都能走红,这每一次的“看”,都是我们自己的意识在重新刷新一遍。而今天我们稍微费点力气就能看到同步的各国剧集,我们的眼界的确已经宽阔得多,也早已经知道无论自己喜欢美剧、英剧抑或日剧,对于别人来说其实根本没有高低之分,更多只是给自己贴的一个标签而已,大多数国家都有自己制作精良、值得一看的剧集,比如大众可能还有点陌生的俄罗斯剧



谍战剧:快看!那些著名的大特务

其实中国观众对俄剧不应该感到陌生的。上个世纪80年代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苏联谍战剧《春天的十七个瞬间》可谓风靡一时的口碑之作,扮演男主角的前苏联演员吉洪诺夫那古希腊雕塑一般的仪表、高贵的气质至今鲜有能与之匹敌者。

时至今日,在很多国产谍战剧中都能看到该剧的深刻影响(最为明显的例子是《潜伏》)。这个故事出自苏联通俗文学作家尤里安-谢苗诺夫的系列小说,男主人公施季里茨在打入纳粹内部之前,名叫伊萨耶夫。三十多年后,俄罗斯又拍出了《伊萨耶夫》,将他在打入党卫军内部之前的故事。令本人意想不到的是竟然在豆瓣上得到了9分。
“战斗民族”的电视剧是什么腔调?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意外在于,对于已经被各种谍战剧狂轰滥炸到审美疲劳的我国观众而言,这部戏在娱乐性上其实不算强,既不算高潮迭起,也没有豪华场面或大制作,甚至简陋了一点,有时恍惚以为看到了《夜幕下的哈尔滨》。但这部戏确实又和中国人大有干系。

必须承认我们的历史教育某种程度上是缺失的,对于中俄、中苏地缘政治有时候又过于讳莫如深。这部以海参崴为主要外景的剧集,可以让我们对那段历史有所了解。尽管故事是虚构的,但其中不乏真实历史人物。例如剧中哥萨克头领谢苗诺夫,这个人在民国时期一度在中国流亡,成为末代皇帝溥仪想雇佣的复辟力量(当然这个哥萨克借此忽悠了小皇帝不少财宝),后来他又投靠日本军方,成为日本用来制衡苏联的一股力量,并且在中蒙一带干了不少坏事。

剧中的男二号,苏联远东方面军总司令布柳赫尔更是苏军的传奇人物,在苏联对华战略中更是重要人物,曾经化名加伦将军担任孙中山的国民革命军军事总顾问,他在中国的故事也非常传奇,足够拍成另一部剧集。后来他被清洗(赫鲁晓夫时期恢复名誉),1945年溥仪被苏军活捉后,一度被软禁在他的宅邸,历史就是这般令人唏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