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目录[隐藏]

我曾梦想现代化都市的生活/可现在的感觉我不知该怎么说
这里的高楼一天比一天增多/这里的日子并不好过
你是这样想的你却那样的说/人人都戴着一层玩具面膜
(电影《顽主》片头曲《忧心忡忡者说》)

时代成全了王朔,王朔也引领了一个时代。也许是王朔异想天开,在小说《顽主》中描写于观、杨重、马青三个青年办了一个“三T公司”,要“替人解难、替人解闷、替人受过”。1988年,导演米家山看中小说《顽主》独树一格的构架,游走在荒诞的边缘,借王朔的酒杯,浇自己的块垒,因此有了这部中国电影后新时期的揭幕之作。
伴随着80年代末期躁郁的政治风气、经济体制的过渡转型、科技信息的迅猛发展与互联网的出现,普通市民在改革开放初期所重建的光荣与梦想受到强烈冲击。于是我们看到,在“三T公司”一项项业务的开展中,各色人物轮番亮相。
薄情寡义如屁眼专家王明水、热情单纯如百货公司售货员刘美萍,欺世盗名如“作家”宝康、道貌岸然如德育教授赵尧舜……这些人物在影片中作为个体呈现出一种原生态的存在,《顽主》因此成为普通市民日常生活的描摹,代表了喜剧的幽默方式从传统走向现代,它以“三T公司”的创立与倒闭为主线,以调侃或嘲讽的方式将现代社会与现代人的迷乱与断裂展现在观众眼前,对当代中国喜剧电影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顽主》:边缘人的反叛,以及京味喜剧的三次变形

书写边缘人

《顽主》中的世界,或许是一个欲望与绝望并存,诱惑与匮乏共生的世界,京味电影曾经的单纯明朗逐渐消褪,代之而起的是边缘人物更加复杂的人生况味和城市生活暧昧不清的现代拷问。
电影中的三个主人公以社会另类自居:于观玩世不恭游戏人生,杨重故作深沉卖弄学识,马青见风使舵灵活应变。他们没有传统观念中的政治“正经职业”,自办“三T公司”,管一些没人愿管的事。他们按照自己设想的“三T”方式来介入都市社会的运行,在嘲笑虚假、藐视崇高的同时,他们往往也成了虚假颁奖礼的操办者、荒唐分手戏码的代理人。
顽主们并不把自己看得那么重、那么崇高伟大,也没有所谓的使命感。所以,尽管受尽种种不平等的待遇,最后公司被一位不相干的“咱妈”给讹上,于观三人也没有什么痛苦。他们沉重却也潇洒、空虚并且执着,颓废但却可爱,消沉又似激昂……人人态度矛盾、气体虚浮。王朔与米家山或许立志写现实故事,但后现代的荒诞幽灵已不请自来。
顽主们对某些传统伦理规范的怀疑和嘲弄无疑有其合理因素。但是,当他们由偏执而趋向极端时,自身也失去了存在的依托。他们无法把握变动不居的社会现实,无力进入现实深处,无从表达生存本相的艰难困境。一阵热闹过后,顽主们无所归宿。笼罩在观众心头的,不是发泄的快感,而是另一种沉重与苦涩。
《顽主》:边缘人的反叛,以及京味喜剧的三次变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