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1日,《欢乐颂2》开始双台联播,从开播第一天起始终霸占着收视率的前两位,首播便创下了2.1亿的点击量,是《人民的名义》之后的又一爆款。而与高收视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一路下滑的口碑。植入广告过多且生硬、人设前后矛盾、人物背景、剧情设置漏洞过多等成为攻击的重点部分。

#王子文#曲筱绡这个角色非我莫属

▲《欢乐颂2》目前的豆瓣评分

“第二季侧重家庭了,就是家常里短。”王子文直白地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曲筱绡,24岁,海归,古灵精怪,肆意洒脱,率性犀利,从小在关系复杂的家庭长大,看似玩世不恭,实则真实善良,让人又爱又恨,是一朵带刺的玫瑰花。”《欢乐颂》第一集,王子文扮演的曲筱绡在这样的旁白中登场。

#王子文#曲筱绡这个角色非我莫属


根据广视索福瑞52城的数据报告,《欢乐颂》在东方卫视、浙江卫视首播后的收视率并不抢眼,分别排在第13和16位。但大约两周过后,这部剧便逆袭至第一、二位,网络点击率更是逼近100亿,这个成绩一直保持到了剧集结束。《欢乐颂》成为去年当之无愧的爆款。

在播出期间,制作人侯鸿亮的微博最多可以收到2000多封粉丝的私信,大多是讨论《欢乐颂》的剧情,而曲筱绡一直是热议的焦点。

“到热搜上打两个字‘讨厌’,后面是这五个人。曲筱绡排第一位。”侯鸿亮去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曲筱绡是一个灰色人物。如果当初我们就把她改成一个反派,可能就不会有这么大的争议。但我恰恰不能把她当反派,她也有可爱和让人向往的地方,这才是真实的人。”编剧袁子弹形容曲筱绡“这一秒让人恨得牙痒痒,下一秒又让人爱得不要不要的”。

#王子文#曲筱绡这个角色非我莫属


个性强烈、矛盾突出、前期充满争议,后期再一点一点凸显善良本质,以平息争议,再加上白富美的身份加持,这当然是一个注定会出彩的角色。饰演樊胜美的蒋欣,和饰演邱莹莹的杨紫在拿到剧本后,首选的角色都是曲筱绡。“(但是)不适合我啊。”蒋欣曾在采访中这样说道,“曲筱绡就得是王子文那样的,小巧玲珑,人精儿似的。”

“就是非我莫属。”王子文说,这是她看完曲筱绡的人物小传后的第一反应。

她坐在一家咖啡厅的包间里接受了本刊记者的专访,这是5月28号,端午假期的第一天,王子文随意靠在椅背上,除了音调稍低之外,看上去与剧中的曲筱绡别无二致。此时《欢乐颂2》正在热播,从开播当日起,就牢牢占据收视率第一的位置,同期开播的《白鹿原》耗资三亿,豆瓣评分一度高达9.2分,现在稳定在9分上下,但收视率只有《欢乐颂2》的四分之一,而后者的豆瓣评分仅有5.1分,与第一季相比,还下降了2.2分。

#王子文#曲筱绡这个角色非我莫属

▲《白鹿原》目前的豆瓣评分

电视剧口碑的一路下滑,看上去并没有影响到王子文的心情,“关注它(争议)干啥,不太关注这个。”她随意拨了拨额前的短发,语气、神态都很“曲筱绡”。

不较劲

在王子文的叙述中,争议也好,热捧也罢,一切都不在自己的考虑范围之内,“一开始什么戏也不会有这种预想,这是天时地利人和的,这是谁也预测不了的。”

《欢乐颂》的火爆也许的确算是个意外。甚至连侯鸿亮都曾说这是一次冒险,“一是在创作上违背了集中矛盾、集中人物、集中线索的一般创作规律,二是对当下中国人日常观念的一次挑战。”

不同于一到两对男女主角的传统电视剧模式,《欢乐颂》采用了国内时装剧中少见的多线条叙事方式,一口气展示了五位不同阶层背景的女孩的完整故事。

#王子文#曲筱绡这个角色非我莫属

▲《欢乐颂》五美

在创作阶段,袁子弹收到了许多相关的质疑,甚至有同行直接称其不懂编剧的基本规则,“几乎每一个懂编剧的人,都说这样不行。很多事情总要有人突破规则去做,不是按照规律就是好的。”袁子弹在去年的一次媒体采访中说。

2015年8月,《欢乐颂》在上海开机。拍摄到一半时,导演孔笙剪了一个小时版本的片花,业内人士看后,给出了“好看,但跟市场上的故事片感觉不一样”的评语。

海归金融高管、被家庭拖累的职场老油条、笨拙平凡的小镇姑娘、中产家庭出身的乖乖女,以及叛逆的富二代,她们被网友并成为“欢乐颂五美”。

在部女性群像戏中脱颖,曲筱绡似乎格外受到原著作者和编剧的偏爱,事业、爱情全部得意至极。看似放纵不羁,但却时刻保持头脑清醒,用剧中的话说是“拎得清”。有网友说,这是一个被作者开挂的角色,也有人说这其实就是玛丽苏的一种。

#王子文#曲筱绡这个角色非我莫属


去年4月,《欢乐颂》开播之前,在剧中饰演曲筱绡男友赵启平的王凯就曾在采访中表示看好这一对“小妖精和唐长老”能够脱颖而出。“这两个人是全剧中最跳脱的一对,他们太扎眼了,有的时候不分场合地秀恩爱。有时候越不按常理出牌越容易吸引眼球。”

#王子文#曲筱绡这个角色非我莫属


但也许是得到作者的偏爱太多,不时站在上帝视角,搅动、评判他人生活的曲筱绡,在开播之后便引燃了口水战。

知乎上一条“如何评价《欢乐颂》中的曲筱绡?”的问题,得到了1181个回答,网友dadelv su说,“很多人说曲多么洒脱,她洒脱是因为这些人对她没有利用价值,一旦她需要安迪的帮助时就换了一副样子。”“导演把曲这个角色的思维方式塑造得很真实,她看似洒脱和真实不拘,但背后是依赖她的资源,高度利己和自我。”

#王子文#曲筱绡这个角色非我莫属

▲知乎上关于“如何评价曲筱绡”的讨论

“她就是一个角色,有什么可说的。”谈到网友的各种解读,王子文表现得和戏中人一样,一副全无所谓的样子,“有一些言论在我这儿(看来),你可能根本就没有看懂,那我觉得那也是你的权利,不代表所有的戏你都能看得懂。有些人看得深层一些,有些人看得浅一些,有些人可能只是暂时的误会,不一样的,我觉得没必要在一个人物身上多较劲,因为人家说的又不是我,而是曲筱绡。”
#王子文#曲筱绡这个角色非我莫属


她笑了一下,拿起桌上的橙汁,“在意就别干了,只能听夸听不了别的,那是不行的。”

火有火的烦恼

遇到《欢乐颂》之前,王子文已经做了十年演员了。许鞍华、冯小刚、曹保平、赵宝刚等一众大导的镜头下都有过她的演出,但直到《欢乐颂》的出现,王子文才迎来真正意义上的大红。

在《欢乐颂》第一季收官后,王子文在新浪微博的被搜索涨幅超过了1000%。

#王子文#曲筱绡这个角色非我莫属

▲《欢乐颂1》播出前后王子文的微博指数变化

但王子文说,自己对所谓的爆红并没有太多的感受,“其实我以前的戏,我身边的朋友也会讨论,也会说我看过你的哪个戏,跟现在没差太大吧。”这些并没能给自己带来太多的快乐。“我到现在都没有什么感觉,好像就是采访多了,通告多了,找我演戏的多了。火不火的说实话我觉得,这个东西并不会让你觉得很开心,就是更多人认识你了,那认识你也会有烦恼。”

王子文近来最大的烦恼,是“到处会有人拍你”。她已经说不清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场合,反正“哪儿都有,机场也有”。

最离谱的一次,“手机都杵到你脸上去了你怎么跟他说,麻烦你不要拍了,他也不会听的。”她通常会低着头快速走过,不发一语,也不会假装亲切地打招呼,“至少(偷拍)是一个没有礼貌的行为。能理解吗?”她反问了一下记者,“我觉得如果我真的有这一面被发到网上去,我不相信有人会理解。”

#王子文#曲筱绡这个角色非我莫属


采访当天,王子文的经纪人、执行经纪人、宣传等工作人员悉数到场,几乎坐满了整个包间。见到记者后,宣传人员就表示担心她会“慢热,话少”。王子文的确不算是非常“会”采访的艺人,“没感觉”“没有”“没太大差别”是她口中的高频词,她很难讲出具体的故事,也没有深刻的体会感受。

在王子文的工作人员看来,王子文初见时话很少,也很直接,但还是一个温和好相处的艺人。

“她虽然(采访时)说都没什么,但我其实知道她一路走来其实还是有很多不容易。但她可能不愿意说太多。”韩铭哲是在去年年底,加入王子文的经纪团队的,“刚开始也有点担心她会不会像曲筱绡那样犀利。后来发现其实也没有,我觉得她更像是许诩。”

2016年4月,《欢乐颂》播出前夕,王子文与正午阳光第二次合作,开拍了电视剧《如果蜗牛有爱情》。许诩就是这部剧的女主角。不同于人精一般的曲筱绡,许诩是一个智商极高,但不善与人交往的女孩,敏感、内敛,与曲筱绡截然不同。

#王子文#曲筱绡这个角色非我莫属

▲《如果蜗牛有爱情》王子文剧照

《如果蜗牛有爱情》是《欢乐颂》之后,正午阳光推出的第一部时装剧,也是与山影分道扬镳后,制作的第一部电视剧,重视程度可想而知。《如果蜗牛有爱情》在筹备期间便定下了自家的演员王凯担纲男主角。在看过原著小说后,王凯脑中便浮现出王子文的形象,“这(许诩)就是王子文。”他对侯鸿亮说。

王子文接下了这部戏,这同样是她在《欢乐颂》后第一部正式主演的电视剧。2016年10月,《如果蜗牛有爱情》作为周播剧登录东方卫视和腾讯视频。根据广视索福瑞52城的收视率报告,《如果蜗牛有爱情》首播达到了0.627的成绩,排名第一,超过湖南和北京两大卫视同期播出的周播剧,网络点击量也在上线14小时后突破了1亿。

这看上去是个不错的数字,但与《欢乐颂》产生的100亿的体量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了。网络话题度、角色的火爆程度也远不能和《欢乐颂》相提并论。王子文的身上还是牢牢贴着曲筱绡的标签。

别去招人讨厌

王子文透露,《欢乐颂3》正在筹备当中,“还在写剧本,剧本还没有写完。第二季是原小说的二三季,你是跟着原小说的故事发展的,你那个也没有改,完全是照着小说的情节走的,改动也是小改动,哪怕是家常里短,确实小说是这样写的。第三季可能要重新写,但是写成什么样我真不知道。”

王子文不是那种会关注剧本的创作动态,插手编剧、导演工作的演员。“你为什么要去参与一个作者的创作?他比谁都知道应该怎么写,我们怎么能瞎猜呢?还是别去招人讨厌了。人家需要你参与,自然会要求的。”

这一点,与自以为是,喜欢自作主张的曲筱绡截然不同。

在第二季中,她为赵医生改装了41万的汽车音响,直接导致二人差点分手。

#王子文#曲筱绡这个角色非我莫属


这是目前为止,曲筱绡在两季中遭遇的最大危机。早在第一季播出时,侯鸿亮就预告过:“第一季曲筱绡确实顺风顺水,但第二季会遇到巨大困境。” 播出时,王子文再一次回看二人分手的戏,还是忍不住掉下了眼泪。“曲筱绡的哭戏和其他人物的哭戏,带给我的那种身心感受不太一样。曲筱绡的难过也是我的难过。”这是采访中,她难得地用长篇幅来讲述自己的感受。

“她拦着赵医生,不让赵医生走,因为她看了赵医生的手机,赵医生气了,那一场她的哭戏,其实我在看的时候,我的眼泪就已经出来了。因为我太知道曲筱绡为什么会这样了,因为她太没有自信,太没有安全感了。这一段感情带给她很大的困扰,这个困扰不是一朝一夕的,而是长期的,她这么无拘无束,这么骄傲的一个人,在赵医生面前把自己放得这么卑微,就是她内心的很多东西,在那一场戏是爆发的。”

#王子文#曲筱绡这个角色非我莫属

王子文说,她已经无法再和曲筱绡分开了,“我本身就是她的一部分,她本身也就是我的一部分,我身边有无数的人在叫我曲筱绡,没觉得跟她分开过。”

作为演员,一个角色,一种个性过于旗帜鲜明、深入人心,其实未必是一件好事。人们很难再去代入其所饰演的其他角色,于是有了“瓶颈期”“转型”这样多少带有心酸、无奈的“行业术语”。

“我不担心,我觉得这是一个过程,”王子文丝毫不介意,“因为我是通过这个角色被大家认识的,所以他们看见我就认为是曲筱绡。然后紧接着比方说我再演其他的曲筱绡,像曲筱绡这样被大家熟知的一些其他戏的时候,自然而然他就不会再给我贴曲筱绡的标签。特别是一些认识我比较久的朋友,他们会把注意力转移到王子文的身上。”

6月,王子文进入横店,拍摄自己的第一部古装戏,“我演的是倾国倾城的一个郡主。”她笑了起来,难得开了句玩笑。

#王子文#曲筱绡这个角色非我莫属

▲王子文正在拍的古装剧的定妆海报

“你预期这部戏会不会像《欢乐颂》一样火爆呢?”记者最后问道。

王子文摇摇头, “我从来不预期,也不是说拍一个戏要多功利,你一定要火,不火我就不去,没有。”

Categories: 人物志

辣司机

懒癌患者晚期√科技疯√ACG控√AV搬砖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