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日料是高级菜,而中餐却走的是大众路线?

日本“长寿乡”冲绳。如今日式饮食被人们视为健康优质的典范

反观中国,从最初的加州淘金热到90年代初期,去往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的中国移民都以吃苦耐劳的劳工为主。

为什么日料是高级菜,而中餐却走的是大众路线?

少女小渔在男友江伟的安排下与年迈的马里奥假结婚

严歌苓的《少女小渔》和陈冲主演的电影《意》集合了处于各种困窘境地的早期移民:为了居留权和白人老头假结婚的少女,在油腻厨房里躲躲藏藏的偷渡客,勤工俭学在海边渔场干活的穷学生……他们都是曾经中国移民的真实写照。

长时间缺乏强有力的消费人群,中餐渐渐在国际上成为了低价餐饮。

现在换个思路。跳脱出中日餐饮在世界上高端低端的讨论,转去看看意大利餐国际地位的起起落落,似乎更能从中看出一些门道。

十九世纪意大利菜最初进入美国时颇受欢迎。美国国父托马斯·杰弗逊就很喜欢吃通心粉。

然而1880年之后,意大利南部的穷苦移民大量涌入美国,意大利菜也跌落神坛,曾经比肩法餐的意大利菜被讽刺为“吃大蒜的人”才吃。

为什么日料是高级菜,而中餐却走的是大众路线?

1900年,纽约意大利人的聚居区是“脏乱差”的代表

当时的食物专栏作家,詹姆斯·彼尔德(James Beard)写到:“我对意大利菜的评价不怎么高。如果要拿它和法餐比,那和法国的火车餐差不多。”

后来,随着穷苦移民的后代在美国社会崛起,意大利菜的名声逐渐洗脱了恶名。在《异国餐馆老板》(The Ethnic Restaurateur)一书里,作者雷(Ray)提到:直到意大利人从贫民窟走出来,走进了竞技场,合资公司,市政厅和电影工作室,意大利菜才在美国人心中被重新定义。

为什么日料是高级菜,而中餐却走的是大众路线?

意式饮食国际地位的变化可能可以作为中餐的一个参照。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移民的形象也在近十几年间得到极大的改观。雷在《异国餐馆老板》一书中预测,从今往后的20年里,中国菜的地位会极大地攀升。

但经济实力并不能使中国菜在构筑“文化威望”上一步登天。提升中国菜的国际形象,还涉及到文化传播与话语权的问题。

日本凭借一部《寿司之神》的纪录片,传达了日本人“一生只做一件事”的匠人精神,让寿司成为了全球追捧的食物。后来,安倍晋三邀请奥巴马去这家店吃寿司,又为其增添了名人光环。

为什么日料是高级菜,而中餐却走的是大众路线?

我国也有精彩的美食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在国内一片叫好,也顺势推出了英文版。然而在YouTube上打开英文版的《舌尖》,留言区清一色的海外华人。我们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舌尖》没有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在国际上掀起轩然大波。

为什么日料是高级菜,而中餐却走的是大众路线?

这种差距归根到底是话语权的问题。

话语权,简而言之,是“控制舆论的权利”。拥有了话语权,能引导舆论的走向,能吸引人们的目光。

每个国家,无论发达与否,都有带着民族特色的美食,比如印度的咖喱,墨西哥的玉米卷。

为什么日料是高级菜,而中餐却走的是大众路线?

印度咖喱鸡

但因为话语权的弱势,获取到这些信息的人相对还是太少。巴黎发生枪杀后,facebook上的各国网友都自发把头像配上了法国国旗。但此前一天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同样造成惨重伤亡的两宗爆炸案,却被舆论“选择性忽略”了。

为什么日料是高级菜,而中餐却走的是大众路线?

扎克伯格也给头像配上了蓝白红旗

但话语权也并不总是与国家实力同步的。

这几年中国实力提升得很快,但话语权取得的进展却很小。一方面是因为实力转化为话语权需要一定的时间。二是因为西方国家在舆论方面的确占有了先机。

为什么日料是高级菜,而中餐却走的是大众路线?

不过倒不必为此感到悲观。在这个势利的世界里,资本流向决定了文化阶级,但每个文化都有自己的闪光点,每道民族菜肴都有最真诚的追捧者。能在主流菜单的侵袭下坚守自己的味蕾,也是值得尊重的。

为什么日料是高级菜,而中餐却走的是大众路线?

Categories: 食日谈

Leave a Reply